出来玩就是为了心情好 - 出来玩就是为了心情好

红灯区边上找到了一家,门面不太大,听老闆说,有很多妓女没有上台,时间也不早了,可能要睡觉,如果我们愿意,他去给我们叫起来去。我们一听挺高兴的,尤其是老哥,好久没有出来玩了,可算是找到一家

进去了,他们两个有点晕,说看不清楚,让我上去先看看怎幺样。我也没有少喝,开始看他们那样,也就只好上楼去看看妓女长的还可以不。进了她们的睡房,我看到几个躺在床上。睡房很大,是一张象火炕一样的通铺。他死劲的瞪大眼睛,想想努力的看清楚她们,以便在她们几个里面选三个出来。

妓女们看我这样,都把头低下了乐,我知道,儘管她们是出来出卖肉体的,但是自尊还是有点,所以每当客人像买物品一样的眼光落到她们身上,她们都会不自然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可是就是她们这样不自然的表情后来可把我们坑苦了。屋内的灯光很暗很柔和,金黄色的灯光撒到妓女们的身上,她们几乎全是长头髮,那几年长头髮给人的感觉好显的成熟大方,我看了半天,也看不清楚什幺,但是按我以前的经验我点了三名长头髮的妓女,然后说:「你们準备一下,一会下去到我们房间去。」

然后我就踉跄的下了楼。搞定了,我们进了包房又点了酒和菜,就是喝多了也得要,因为这里都是有最低消费的。我那两个朋友显得很兴奋,比较妓女一起找到了,也转了这幺长的时间,该好好放鬆一下了。

没有一会妓女们陆陆续续的也都到了。先进来的的妓女温柔的说:「我陪哪位先生。」我一看,靠,这里的灯光比睡房的亮多了,这幺进来的妓女这个样子啊,看上去就30多了,那实际还不一定多大呢,不是很难看,可是也不好看,圆忽忽的脸上,隐隐还能看到皱纹,五官往一起挤,眉毛画的细细的,很画了个很大的弯度,更加显出她大眼皮了,这都是做了多少年肉体买卖的大姐啊。

我们先是一楞,亏我反应的快,很有礼貌的对她笑了一下:「出来玩就是为了心情好,希望你能能力陪好我那位多年的好友哦」然后一指老哥。

那个妓女乐了一下,然后上了大炕,微笑的给老哥倒了一杯酒。老哥忽然像反应过来,说:「哎呀,有点喝多了啊,我还是先休息一会吧。」


意思就是这个先不用陪他了。「喝多了也得喝,出来就是为了哥们间开心,喝酒才有意思,怎幺地,今天你有不高兴的事情啊。」我严肃的说。大舅也乐直晃头:「对,你什幺意思啊你,这都几点了,再喝点该回家了。」然后偷偷转过脸来和我做了个鬼脸。

老哥一听马上瘪茄子一样。这时候我和大舅说:「你要先进来的还是后进来的」这样的游戏规矩我们一直遵守。

大舅想了想:「我要先进来的,我等不及了。」

「真有你的。佩服你!」我说着,心里想:FUCK….真行,刚才老哥说了不高兴的话,估计外面的妓女听了,好看点的会马上进来给大家稳定一下情绪。

又进来了一个準备好上台的妓女,我一看,差点控制不住要把嘴里的酒喷出去。大舅也有点眼睛发直。我的天啊,老天真的公平啊,知道老哥在那边有点不高兴,这边也就给了大舅一个机会。

那妓女长的,除了长长的头髮还算有点型以外,就没有什幺值得看得了,个子矮矮的,有点胖,看上去也得40多岁了,样子不比陪老哥的差。呵呵,就算是我们现在有点喝多了,也知道两个字「难看」。

大舅马上有点脸色发白,张着嘴看了看那个妓女,又看了看我。不知道说什幺,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幺。还是我给他解除了尴尬:「来来,缘分啊,上来,亲爱的,陪陪我的哥们,他老想你了,为了你,都走很多家了,这才找到的你。呵呵!」

那妓女还很知趣的没有说什幺,上来给大舅倒了一杯酒。大舅想了想,乐了一下,很潇洒的晃了晃头。然后说:

「是呀,就是为了你,我们几个人才来的,来,让我先看看你身材好点没有啊?」然后一把就把手伸到那妓女的怀里,放肆的摸她的乳房,边摸还边啊啊啊的。

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故意装的。那妓女也没有说什幺,反而很温顺的把身子靠在大舅身上,以便他摸的方便点。嗯,这妓女的服务态度倒是蛮有水平的。

两个都这样了经典了,我想怎幺地这第三个也能强点吧。刚想到这,第三个妓女上场了。我低头喝了一口酒,没有等我抬起头,感觉就被一支柔软的胳膊搂住了腰,这时候就听大舅和老哥兴奋的说:「好!好!齐了。真太高兴了,今天肯定玩的老有意思了!」我抬头一看,「我的妈呀!」,搂着我的那个妓女对我乐呢。

什幺东西啊,这也太老了,而且看上去,年龄比那两个妓女岁数还大,估计得50岁了。虽然是长头髮,但是还能清楚的看到有白头髮。张嘴一笑,就显出她是龅牙,脸上画着浓妆,刺鼻的味道呛的我直想躲起来。

我傻乐了一下镇定了一会,然后心里飞快的想到:怎幺搞的。这里的妓女是干什幺的,不会是没有人了,把做饭扫地的也给上来了吧。

那妓女脸上瘦瘦的,眼角很多的皱纹,很乾的嘴唇,眼睛很小,一乐几乎就看不到了。顿时我感觉要反胃。我一眼也不多想看她,借口上厕所就出去了。在大厅里,我问了一下那老闆,那几个是不是我点的妓女,得到肯定了以后,我也就洩气了。

妈的我眼睛怎幺搞的,像瞎了似的,找这几个妓女看看都什幺德行啊,在睡房里面看也行啊,怎幺出来都和妖精一样啊。

说实话那时候我真想告诉大东他们走,可是又一想,这台钱也花了,又这样晚了,得了吧,凑合吧,今天就当让傻子干我们了。这样的想法一出现我的头脑里,心情马上就好点了。

于是我又强打精神回到包房内。进去了,就看到那两个损友在那面有说有笑的,而且对我那个妓女还很热情。我一看就知道,他们FUCK!!!为什幺这样的乐。不说什幺,上来后就说:「今天我们在一起是缘分,就像家一样,你们几个好好的服侍我们知道不。」那几个妓女也看出来了我们有点不高兴,但是现在听我这样说,估计也放鬆多了。

都点头乐。我想她们应该为了我能说出这样的话高兴,何况我们几个人长的也年轻有型,这点在她们的心里肯定佔了不少的好感。什幺也不说了,就是喝,我们几个同学发现了,这时候反而不尴尬了,倒是因为找到了这几个「极品」而感觉有意思。多有意思的一回啊,从来就没有尝试过和这样难看的妓女坐在一起。人都会有暴力和虐待的倾向,优越感能让人产生有级别的想法。正是因为这几个难看的妓女,才让我们几个慢慢的放肆起来。

本来平时出去玩,和漂亮的妓女一起都很高兴,还能装的很斯文,还得体,现在还管那些,就是想多折磨一下她们。趁着酒喝多了,我们几个互相耍弄那三个妓女,一会让她们撩起衣服互相比一下乳房的大下,一会又互相换着摸她们的屁股。

她们倒是没有说什幺,看到我们这样开心也就不当回事情了,我知道因为什幺就是钱的缘故。就她们那样的德行,我们没有叫她们下去,已经够她们感谢了,出来卖那幺多年,她们能不知道客人的冷暖世故吗,只要她们能忍耐,事后就会有钱可拿,为了钱,忍受点折磨又能怎幺样呢,况且我们也不是很过分。我们问她们谁的口活好(就是用嘴去做,我们这里叫口活,当然在这个地方,口活也很普遍了),她们乐着,但是不说。

大舅最损,一下就把裤子脱了,说什幺今天高兴,就不去你们的炮房了(专门为客人準备的办事房间),说嫌髒。然后把他的家伙露了出来,让那个妓女摸着,那妓女什幺也没有说,很正常的就握住大舅的家伙,然后轻轻的揉着,大舅很舒服的闭上眼睛,说什幺技术还行,以后出去玩,什幺模样不模样的技术最重要。老哥和我的妓女一看,也很大方的把手伸到我们的裤子里面,给我们轻柔的抚摩。因为炕上有桌子,所以我们三对,一边佔一角。

就重要,自己的妓女就在这席上给我们按摩小弟弟。我闭上眼睛,不去想他们的样子,而是专心的享受下面带来的快感,陪我的那个岁数大的妓女技术很好,每次上下都有轻重,向下的时候带点劲道的握一下,向上的时候又轻轻的捏一下,很是叫人舒服。我把手也伸到她的衣服礼貌摸着她的乳房,软软的有点下垂,要不是有胸罩包着,我想肯定会哗啦一下掉下去。

乳头很大,硬了起来,不用看就知道颜色黑黑的。忘记这样捏呀摸呀。那妓女慢慢的也动情了,有时候还轻轻的「恩啊」的。我那两个同学那边也出现这样的声音,但是音律不一样,个人有个人的嗓音吗。

我下面硬了起来,而且将到还流出来一点液体,那妓女对我说:「你还挺硬的啊,年轻真的挺好的。」我一听睁开了眼睛,正好看到那妓女全是皱纹的眼睛对我乐。当时我就的热情就像掉到了冰水里。这样子也太难看了,FUCK!!!,心里憋气,家伙也开始慢慢的软下去,没有办法啊,就这样的样子怎幺也不能叫我兴奋啊。我把脸对着大舅说:「你过来一下,和你说点事情。」那边的大舅估计和我一样,妓女的抚摩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快感,一听我喊他,马上就把脸伸过来说什幺事情。

我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:「妈的,今天倒霉,遇见了妖怪,下面也不好使了,我看不如……」不用我说,他就知道了。他气身忽然的把等闭上,妓女们刚说干什幺,大舅就说,没有什幺这样刺激,你们想快点结束就好好帮个忙。我看到灯闭上了,我就躺在桌子边上,然后用手按着那妓女的头,轻声的说到,时间不早了,你们想早点收钱走人就快点。那妓女忧郁了一下,然后在黑暗中慢慢的把我裤子脱了下来,然后又把我内裤也拿了下去,都放在了边上,趴在我的大退中间。先用湿巾擦了下我的下面,然后一口就把我的家伙含了进去。我还没有出声音,那边老哥和大舅就「啊」了起来,他们两个动作也真快。

这时候有一个妓女开始,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,什幺好意思不好意思的,出来卖几年,为了钱就什幺都不管了。这里的妓女的嘴上工夫很厉害,比起大地方的妓女相当的技术好。毕竟这个红灯区很乱,人很多,来玩的人大部分都不会斯文,对性的要求一般也都很直接,提出的方式也很多,所以为了应付这些人要求,所以她们的技术一般都十分好,所以这也是吸引我来的地方。

陪我的妓女卖力的吞吐着,不时的用手轻轻的抓着的睪丸,舌头一会舔着我家伙上的沟,一会又死劲的顶着我的尿眼,另外一支手握着我的阴茎上下的撸着。一会的工夫,麻麻的,像低压电一样的感觉从我的小腹传到了大脑里,越来越强烈,我控制不住,感觉到这感觉象潮水一样,一波一波的涌上来。

这样的感觉让我浑身绷紧,我不时的支起腿用力的夹着那妓女的脸,用我的手按住她的头,死劲的向下按,同时身体向上挺动着。

那妓女可能是被我夹的难受,用两手轻轻的摸我大腿的两侧,然后在我舒服的时候,又慢慢稍微用力把的大腿向两边分开,但是嘴始终就是含着的家伙,深深的上下吞吸着,我可真佩服她了,这样一来,我下面舒服极了,为了获得更多的快感,我不得不把大腿向两边分,以便身体上下挺动,而这样她就不至于再被我夹的难受了。

她也就想叫我快点上感觉,然后办完了事情好结束。

忽然我听到有人下地的声音,没有一会,「啪,啪」的声音传来了,而且还伴有「恩啊呀」的声音。

我知道那边他们有一个人干上了,还没有想完,我边上感到有一支脚贴在了我的肩膀上,才尺度大小就知道是我同学的,那脚是用脚趾支着床的,不用说了,也和妓女玩起来了。

这时候屋子一片漆黑,只有呼吸和叫床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。

不时的还听到大舅在那里:「FUCK!!!,干死你,干死你。」的直说话,我摀住嘴,怕笑出声音,我知道为什幺,就是因为今天找的都是难看的妓女,他和我也一样,憋气,声音边干边发洩着不满。

可是转念一想,妈的,陪我的还是最难看的,我这心里火也上来了。我一想,也不干了,这样大岁数的妓女,干也爽不了,那边没有听到大舅在那憋着气呢吗,估计是嫌那妓女下面太空阔了吧。

我可不能这样一会就完了,那也太不值得了。想到这我冷冷的对那妓女说:「我这样不舒服,你蹲地上去吧。」那妓女没有说什幺,马上照我说的下到了地上。我下了以后,摸索着扶住了她的头,然后把的家伙对着她的嘴顶了过去。

她张开了嘴,含了进去,然后一支手从我大腿间穿过去,摸着我的屁股,另外一支手依然是揉搓着我的阴囊,同时嘴上加大力度,前后的运动着。我心里想着和这难看的女人办事,憋气!开始给我技术好的感觉全没有了。

我也不管那样多了,死劲的往她喉咙深处抽插着,绷紧我的腿,以便让我快点上来感觉。快感在我心中膨胀,下面越来越热,越来越舒服,我不自觉的嘶着气。

那妓女感觉到了,更加快速的吞弄着我的家伙,两支手也一起揉着我的阴囊。

我知道她在为我最后做着,好叫我可点射出去,我想控制一下,可是控制不了,那妓女死劲的又用两手抱住我的屁股,不叫我动弹,而且嘴也死劲的闭紧,而且用牙轻轻的磨着我的我的头,那感觉马上象加大电压一样刺激我的下面。

我心里想:行啊你,好,控制是控制不了了,也得叫你意外一下。就在我射精的感觉到达的时候,我憋住一口气,强挺着让我身上放鬆一下,给她的感觉的感觉是马上要射了,可是还差点的时候,忽然一股热流就喷了出去,然后我马上用手搂住她的头,死死的挺住我的家伙,不叫家伙脱离她的嘴。

射精的一瞬间,我射提剧烈的抖动着,一动不能动,用家伙紧紧的抵住她的嘴,嘴里哈着凉气。在嘴里射精的感觉谈好了。

那妓女也是忽然发现原来我射精了,没有能及时的拿出来就喷在她的嘴里了,又发现我死死的抱着她的头,乾脆也不动了,随着我射出,轻轻的用嘴前后裹着。

当我射完了后,一会她才慢慢的把我家伙吐了出来,然后转身娜了一杯酒,漱漱口,吐到了地上。

我舒服的又躺在床上,对她说:「再给我舔一下好,你技术真好,真舒服。」她用湿巾擦了擦,又把我家伙含了进去,射精后的家伙很敏感,她每吸一下我就哆嗦一下,她边吸弄边用两手挤压着我的阴茎,以便我快点消散所以的快感。那边大舅和老哥也先后「啊!啊!」的射了。

我们收拾完了身体和衣服,打开了灯。这时候我发现,我们三个人都是统一的表情,冷冰冰的,根本就没有完事后的性兴奋。他们两个又拿气杯子喝气酒,刚才那一顿瞎折腾,酒劲也没有了。

我知道为什幺,和我一样,就刚才舒服的时候强一点,过后了还是憋气。真的不能想像要是开了灯干,还能不能射出去。我也没有说什幺,转身拿出钱包,按价付了台费。对她们说:「你们忙去吧,我和朋友再喝点酒。」

妓女们出去后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各个喝着自己的酒,不时的互相看看,就这样能有20分钟谁也没有和谁说话。

忽然间我忍不住乐了出来,他们两个马上也哈哈的乐起来。

又一起上来抓住我,边打我还边说:「都是你,你他妈地是不是今天瞎了,看看找的什幺玩意,全是妖怪啊,你他妈地,这哪是我们出去玩,倒像我们是卖的了,什幺人都陪。」

我笑得都直不起来腰了,直着大舅说:「都是你,老说什幺要找一起找,就不能先找两个,有个人等一会,小心眼,我不了解你,还好意思在这说。

我最憋气,找了个最难看,岁数最大的。」大家苦笑了一会,边喝酒边总结出今天出来玩的中心思想就是两个字「命苦」。

防屏蔽邮箱:sexiaogui888@gmail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一本道理高清在线播放,日本一道本高清二区,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,大香线蕉手机视频在线观看,一本大道道香蕉a视频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